广告
摩信网 > 摩旅 > 阅读文章
骑着摩托去土林,游走在世界的尽头
2019-01-30 11:09:38   来源:西藏阿里旅游   类型:转载   作者:云哲   阅读(3431次)
 

01

我曾经到过两个很特别的地方。

一个是在格尔木的察尔汗盐湖,确切地说,应该是盐池。

白色的盐铺满路面,好像天上掉下的云,又浸在水里,那水是黄色再变成绿色,我从未见过这么绿的水,安静地死在那儿,没有波浪,没有生命,偶尔钻出几朵盐花,像一朵即将爆开的蘑菇云,又因为咸苦的水而凝固冻结。

空气中夹着一种有些刺鼻的苦味儿,说不上是什么,世间的一切生机忽然沉寂。没有飞鸟,没有人,盯着那儿看一下再闭上眼,黑暗中依然是那片白,那片绿。

我一度怀疑过,那儿是我无意中走到的地球另一面。

还有一个,就是札达土林。

离开札达一年之后,我做过一个梦:我从一个陈旧的空旷楼里走出来,迎面就是土林,却长满了绿色植物,那种翠绿,是翡翠的颜色,满山遍野的绿,映得天空像是不停地渗出一块块粉红。

梦里清冷寂寞,醒来翻看朋友圈,发现此时的土林正在经历狂风暴雪。


《沉甸甸的苍穹》

02

回头望望狮泉河,我才真正见到了阿里的色彩。漫天银色的云,稀薄的地方,微微发蓝的天空也被一丝丝的云半遮半掩,天底下的阿里群山,被照得光彩丛生。

浅浅的云影游走,那些山变成了一条一条巨大浮出土地的鱼鳍,金色、粉色、紫色,波光粼粼,上下起伏。

鱼群环绕的一座城池,就是赠我两夜安详睡眠的狮泉河。

摩托车在这高原明显疲软乏力,慢悠悠地翻过一座山,对面很近的地方,是一排绵延的青灰色山脉,雪线之上,齐刷刷地被白雪覆盖,它们整齐地列队,拍过来,卷过来。

我想停车,却一直被后面的卡车按着喇叭,等到能停下的山脚,那列山离我远了,压迫感也再感觉不到。

旁边停着一辆藏族人的摩托车,从油箱到后座齐齐地盖了一层藏式花纹的毛毯,加上车把长长打着平安结的流苏,那车就和西藏融为了一体。

而我的车,泥点、浮土、磨破的行李,除了油箱上已经画满一侧的金色漆画,那一切几乎已经可以和垃圾堆融为一体,我就这么去古格王国都城遗址吗?我要的仪式感,一点也没有。

巴尔兵站之前,路牌显示:拉萨向前,1356公里,札达国家地质公园向右,120公里。

车不多,偷偷回望一下来时的地方,云开始变厚,露出的淡蓝已经消失不见,淡淡黄色的土地上,本来深褐色的荒山发出橙色的光彩,天地间被云层稀释后的阳光晕染得好似浮尘浓厚,可是却没有一丝的尘土味道,时而变亮,就连柏油路面都似乎变得波光粼粼,厚重的阿里显得轻飘飘,在这片阳光眷顾的高原缓缓升起。

上了几座山,下了几座山,颜色悄悄地变了,近处橙色的山体上出现了一丛丛黑色的灌木植物,稍远的地方,山壁透出了群青,有好像被水冲刷过的巨型曲线,像是壁画中飞天舞动的衣带,山顶是平滑的黄色草地,再远的地方,红色的山,淡紫色的山,黑色的山,模模糊糊,唯一清晰的是一小块一小块的积雪,还有密密麻麻的黑色植物,好像无数的蚂蚁集结爬向山顶。而这条唯一的路,就细细地延伸在那些颜色中间。

彻底下了山,是一片无尽的草原在等候,你能想象到的所有金黄,全都伏在这里,在黑灰色的天空下,熠熠发光,随风轻摆。若不是还有一条路,这儿的颜色一定让人绝望透顶,以至于失去了信念。

之后,土林就这么忽然出现。


《黄草铺就的公路》

它们在草原的远处像冻结着的巨浪,阴霾天空褪去了它们身上的颜色。千万年前最后的水冲击而成的纹理,从下到上,水平面一次次消退而成的横线,从上到下,水流缓缓而下腐蚀的竖线,沿着纹路凸起,或者向左,或者向右,干枯的土林啊,是一块块巨硕无比的蚁窟。

我去车上取相机,却发现一条脱毛的大獒围着我俩的摩托闲逛。不敢靠前,不敢对视,用眼角余光发现它走向别处,迅速跨上车子拧足油门逃跑。

之后穿行在土林当中,全身的水分好像通过毛孔慢慢蒸发,空气中闻不见植物的清香,闻不见泥土的腥气,味道在这里,是多余的。

札达县城,就在一座土山的半山腰出现,本该是黄昏的时候,云层依然厚重,天地之中,蒙蒙厚重的灰。

托林寺已经关门,我们走在殿外,透过它的石头院墙,看见象泉河水分成若干支流,缓缓倔强地流动,落日的方向,只是一片云彩比周围亮了一分,幸好有那河水,万物有了一些生气。


《托林寺下的象泉河》

03

早上五点起床。在古格王国都城遗址拍张漂亮的日出,是同伴一路的夙愿。

侧着身蹭出狭窄的旅店楼道,摸黑下楼,顺利发动机车,用GPS定位。

黑压压的札达县城里唯一的动静,就是我们的摩托车。显示已经到达,路边倒是有一个宽阔的口子,我们停好车往里走,一条时隐时现的土路,走着走着,路就没了。

前方是密布的灌木丛,两侧是低矮的土山,手电发出的那一点光亮被黑漆漆的灌木吸走,忽然的一阵风,四周的声音诡异至极。

当然是走错了路,我俩纠结着GPS的定位,眼睛却不停地注意四周不易察觉却无法忽视的动静,活像两个在囧途的盗墓贼。

刚才那条路上一辆汽车呼啸着跑向远方,我们认定他们一定是去古格王国都城遗址,于是小心地一左一右走出去,点着摩托,迅速跑走。

那条路,才真正通向古格,一片平整的土广场上,7、8个人已经架好长枪短炮,等着第一缕朝阳映上正前方那座黑压压突兀的山。而山后面,月儿毛茸茸,软软的,浮在天上。


《屹立的土林》

黑暗好像褪去的洪水,一点点地从那座山上离去,古格王朝的遗迹挣扎着露出它本来的颜色,金光闪闪,好像天地间矗立着一座吸引目光的巨大磁石。

数不清的黑色洞窟高低错落,红庙白庙,上面是忽然增高的夯土墙,最上方,被第一缕阳光照耀的位置,是千年前的王宫。就是一堆土,是并不精细的技法砍出的一堆干枯黄土。那堆土,刚毅、隐忍、雄浑、没落。那堆土,曾经是阿里的心脏。

我不知道消失几百年的它,是如何被人们重新发现的,在消失的漫长岁月里,它依然是这样每天挣扎着醒来,面对阿里的残酷气候默默承受,风沙侵袭,烈日暴晒,早已褪去曾经辉煌的外表,一身肌肤被千刀万剐,然后再归于黑暗,在离天最近的地方,星汉灿烂当中,也许只有星光和露水可以给它一点点的滋润抚慰,前世与今生,岁月轮回。

进入红殿,正中是一座土堆,端正地放着一个在浩劫中被破坏的佛头,一线阳光从上面照进来,正好在佛头前面,细细灰尘慢悠悠地漂浮在半空。

古格王朝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更容易受到外来文化影响,它所形成的艺术风格和中原内地完全不同。吐蕃王朝末代,开展了规模浩大的灭佛毁寺运动,避难僧人远遁阿里,这里地处边境,受大食、印度文化影响,又是苯教发源地,所以各种思潮与艺术风格汇集又相互影响,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

对于我来说,体现最明显的就是红殿的壁画。我一直记得,它有一点点我们唐宋的潇洒写意,而更多的是严谨的克什米尔风格,或者是我在画册上看到的印度宗教画,甚至还有一些欧洲中世纪的影子,虽然精美,但是稍显匠气。

我这么说并不是贬义,相反,我很喜欢这些画,因为我没有见过这样风格融合的画。好像文艺复兴之前那样规则排列的人物,一个个神情严肃,肩头相错,或是一棵树上满满的装饰纹样,描绘得一丝不苟。

眼睛适应了阴暗的光线,我弯腰在那里仔细端详,一幅幅历经千年而来的画面依旧色彩鲜艳,生动传神,看着看着,画中的人物好像慢慢开始走动。

出了红殿,世界一片惨白,低头适应了好一会儿,才继续在山上闲逛,看着那些破败的洞窟,我无法想象当年的人们是如何在这里生存,也不知道那时的札达环境如何,现在这里好像生来就是一片遗址。


《黑暗如潮水般退去》

站在古格王宫上遥望远方,这里的土林要比之前的更加雄壮,如果之前的土林像是海上涌起的波浪,这里就是一波海啸;之前的土林若是一个个营帐,这里就是中军大账。阳光几乎把那座最高的嶙峋土山变成了白色。

找干尸洞,传说洞里几十米,层层叠叠着上千具无头干尸。流传最广的一种说法是,古格王朝陷落,拉达克人把最后的贵族赶尽杀绝,尸体堆进洞穴,头颅却带走邀功。

沿着砂石小路向前,到了那个小小的洞口。同伴用头巾挡住嘴爬去看了一眼,几秒钟后下来干呕。

我爬上去,里面是一个小小的空间,七零八碎地散落着几具遗体,黑色干瘪的尸身难以辨认部位,当年的衣物已经变黑,层叠地堆砌在上,里面2米左右,是一个稍大一点的洞口,而那洞口里面,就是挤满无头尸身的巨大洞穴。

我第一次闻见这种味道,沉闷至极而又有一种热乎乎的腐烂气息,好像是夏天在烈日下用一个极其肮脏的厚厚棉被把你包裹严实。我只知道,那是属于死亡的味道。

顶着最强烈的阳光,我们骑车离开了古格。几小时前黑夜中感觉寒冷可怖的路,现在看来竟那么的滚烫无趣。


《俯卧千里的巨尸》

04

买了方便面和啤酒,在旅店里躲避正午毒辣的阳光。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4点,小小的房间,就因为多了几碗泡面两瓶啤酒就变得拥挤邋遢,拿好相机,带着垃圾,走出房间,徒步去找来时路过的大片土林。

骑摩托感觉短暂的路途,对于徒步来说却是漫漫长路,好在我俩一边打岔一边聊天,也不算太过无聊。

原来下了县城长长的坡,走过象泉河曲折的河道,有一片挺大的菜地,骑车路过的时候根本没有发现,这就是旅途方式带来经历的不同,行走得越慢,发现的风景越多细节,当年慢悠悠骑行的三个月,经历了多少风雨,所以,我对于那6300多公里的感受,比别人多出了许多阴晴冷暖。

札达,藏语意为:下游有草的地方。

阳光依然火辣辣地炙烤着这片土地,爬上一片土坡,是一块宽广的砂石广场,几百米外,风化的土林身上千疮百孔,有些大点的洞穴互相连通,那像是人类居住过的洞穴,走近却发现它离地面几米高,很难爬上,最上面的一个洞里,两只大隼扎着翅膀看向远方。

太阳还很高,这跟我想要的夕阳余晖一点不挨边,想坐在这里等一等,却发现从昨天来的路上,卷来了大片乌云和沙尘。

席卷而来的风沙下面,是一层陡峭,一层平缓再一层斧砍的雕镂城堡,那里面仿佛藏了千军万马,随时都会发出振聋发聩的喊叫声马蹄声,可是除了风声,一无所有。

强烈的风沙侵袭,吹去了山的筋肉,只剩下了骨骼嶙峋。

期待这忽如其来的风暴快点过去,就在这广场闲逛,可是云越来越强,沙越来越厚,这毫无遮挡的地方根本无法久待,只能失落地往回赶,避风的地方捡到一块好似电影中树人脸的大石头,低眉搭眼,咧嘴傻笑,生动极了,只是实在太大,那相貌又过于丑陋,安静地把它放回路边。走出去一阵又觉得可惜,再回去寻找,那丑石却遁得踪迹全无。

风小了,云依然在,到宾馆楼下的小卖部,坐在台阶上买了几瓶饮料抽着烟,看着那边的土林子,心想我的照片是拍不成了,好在看到了古格遗址完美的日出,算是意外的收获。又想起如果是骑车来札达,就算从巴尔兵站出发,这120公里的路,即便只有一小半的山路,恐怕一天也难以到达,要是露宿,会不会选在那片黄草丛中?那丑脸石头,又跑去了哪里?


《残垣》

回到屋里躺着玩着手机,不知不觉地,呼呼的风声消失了,忽然发现外面天空开始变蓝,遥远但还能望见的土林闪烁着金色的光彩,摄影师苦苦等待的最美的夕阳余晖,只是短短的10分钟左右。

和同伴发了一遍牢骚,一支烟的时间,再看向那边,脏兮兮的玻璃外面,一切开始变暗。

那一夜两人扯了一宿的淡,话题都记不起来了,但是肯定都很无聊。

05

清晨的天空是真正的万里无云,深深的一片蓝色,像千万年前那巨大湖泊悬在空中。

随着轰轰的声音离开这座县城。本来一地黑压压沉睡的土林被朝阳懒懒地拉起来,一半继续沉睡,一半是柔软的金。那种色彩变成一顶黄澄澄软绵绵的毛线帽子,伏在土林头顶,让本来镂刻凹陷的条纹模糊起来。


《晨光柔软了土林》

这一半坚硬,一半柔软的土山,绵延地趴在路边,仿佛一头巨大猛兽,懒懒地瞟你一眼。

小小的满月,点在那里,是深蓝色墙壁上一个凿出的小洞,借着隔壁蜡烛的一缕光。


《安静的札达》

此时朝阳下绵延的土林,不再是一座座城堡,不再是一个个巨大蚁穴,而是一堵倔强守护的城墙,千年古格王朝的荣耀与没落,都嵌入了这金色的城墙里。

站在高处遥望札达,密布的土林一侧被斜射的阳光照出伸向远方的阴影,那条条阴影,是随波摆动的黑色水草,插满整个象泉河谷。

近处地上排满小小玛尼堆,破旧的经幡哈达堆砌围绕其中。

天的尽头,一座平整的雪山耸起,那是天然的界限,如果我没有记错,它就是印度的卡美特峰。

来时那条脱毛的獒又缓缓走来,我跑过去窜上机车。打开头盔面罩,再看一眼札达,强烈的阳光下,古格的军营扎满天地间,将士枕戈待旦,令出山摇动,升帐鬼神惊。


《守护》

06

如果古格王朝已经变为一具尸体的话,那一千年来,这具古尸不断被喜马拉雅山脉的风所侵蚀,土林的纹理,正是这横卧几千平方公里巨尸干枯的腐肉。

我去那里不是旅游,也不是旅行,更不是朝圣,我也不知道算是什么。沿着噶尔兵站右拐,进入群山之间,穿过金黄色的草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到那里。

那里,就好像时间与世界的尽头。

(编辑:yutao)

0
广告
相关文章
2019年购光阳重车(250cc以上)抽台湾骑行摩旅 2019-01-28
赛科龙RT3,摩旅和诗意两不误 2019-01-28
宗申比亚乔智慧摩旅大赛开启 2019-01-27
腾森TS-697复古系列 记我们的初次雪山摩旅 2019-01-23
伊万和查理即将重出摩旅江湖 2019-01-23
摩旅利器 本田NC750X DCT跨界车 2019-01-22
颜值巅峰 MV奥古斯塔TurismoVeloce800摩旅车 2019-01-07
摩旅通勤两不误,本田X-ADV 踏板2019款车型变化指南 2019-01-02
国产摩旅神车凯越500X了解一下? 2018-12-25
美女摩旅欧洲 一个月游玩7个国家 2018-12-18
小白同学与他宝马爱车环游世界的摩旅故事 2018-12-14
摩旅神器 赛科龙RX3S 2018-12-14
云南少数民族摩旅风情录之布朗族篇 2018-12-13
云南少数民族摩旅风情录之布朗族篇 2018-12-12
云南少数民族摩旅风情录之布朗族篇 2018-12-12
云南少数民族摩旅风情录之哈尼族篇 2018-12-12
中国摩旅见闻篇:神奇的国度 2018-12-12
银钢北京点检活动 为安全摩旅做准备 2018-12-06
银钢铁拳YG250-X 生命不息摩旅不止 2018-11-29
发表我的评论
 
余5000字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热门资讯
    广告
    广告
     
    关于我们 | 合作介绍 | 免责声明 | 诚聘英才
    © 2013摩信网 版权所有 重庆朝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渝ICP备11005763号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