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摩信网 > 摩旅 > 阅读文章
花花的摩旅日记——奔向云南、西藏、新疆(十三)
2017-12-27 09:56:28   来源:摩信网   类型:原创   作者:花花   阅读(6145次)
 

文县—碧口—姚渡—青木川—阳平关—勉县

今天原计划要跑到安康的,不过经过一番考虑,决定就到勉县就行了。理由有三:一是从青木川到阳平关这80公里全线修路,很难跑,虽有部分修好,但断断续续加起来也不到30公里,跑到勉县时间已经很晚了。二是来到勉县一看,武侯祠、武侯墓、马超墓、定军山……这里有这么多关于三国和诸葛亮的名胜古迹,能不去凭吊一番吗?三则是羊哥一位任职于浙江某大品牌服装公司、负责大西北业务的外甥,因工作关系来到西安,得知舅舅摩旅来到西北,特邀在汉中见上一面。所以去早了呆在汉中没用,不如在勉县住下,呆上一天。

今天跑的路虽然不算多,但却是日经三省:四川、陕西、甘肃。路过一个叫姚渡的地方,见路边有一组园林式建筑,靠路边还有一只大公鸡雕塑。很是好奇,便倒回来想拍照,发现公鸡底下有一行字:鸡鸣三省——姚渡,细看还有一行字:玉环县援建。真是有趣,玉环县可是我们的邻居,跟我们老家临海同属浙江台州,好巧呀。

从文县出来有一条汹涌且浑浊的白水江伴随着我们,江中不时能看到汶川地震时留下的痕迹。这里的村落依山临江而建,交通不便,我们很是担心村后那土质松软、陡峭的大山会随时坍塌,把整个村子挤入江中。

一路上好几处在进行水电建设,把212一段搞得很难走。在快到碧口时,白水江与来自北边的白龙江汇合,向南不知流到哪里去了。待来到陕西阳平关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条清澈而平缓的江——嘉陵江。这一带地处秦岭南麓,水系发达,等快到勉县时,路边伴随我们的江又变成了汉水了。因为汉水最后汇入湖北的丹江口水库,是南水北调重要的水源,所以这条河保护得相当好,大部分河床还基本保持着原始的状态,一路看到好多人在那澄碧的江水中游泳、嬉戏,好是羡慕。

晚上下雨,还打雷了。

勉县游览、休整

昨晚开始下雨,到早晨也没停,还不小,真是人不留客天留客。一觉睡到10点多,感觉舒服极了。看看窗外雨已渐渐停了,于是出来找点吃的,然后便向郊外的三国古战场——定军山和武侯墓奔去。

5公里左右的路一会儿就到了,山不高,也不巍峨。入口建有高大的军寨式大门,顺平缓的山道爬一会儿,路边有一组雕塑,应该是刘备和他的五虎上将及王忠、马超,当然还有诸葛亮吧。再往上是复原的诸葛亮军中大帐,里边空空如也,不用半个小时便可将定军山周游一圈。拍了几张照片,便向山下不远的武侯墓而去。谁知武侯墓景区已经关门,我们只好在外面转一圈,拍照留念。武侯祠么,昨天路过时看了一下,好像还要门票。想到我们去过河南南阳的武侯祠,那里的卧龙岗和武侯祠从各方面看都要比这里的正宗、规模大,所以这里的武侯祠就决定不去了。

勉县—汉中

今天的行程是陪羊哥到汉中与外甥见面聚会,非常轻松。

在途经勉县与汉中交界时,见路边有一广场,还有一大鼎,细看写着“定军鼎”三个大字,莫非是纪念定军大捷的?

汉中—城固—西乡县—石泉—汉阴—安康

因羊哥外甥今天9点要赶往延安,所以我们早8点就下楼,在宾馆餐厅吃了早餐便挥手告别,各奔东西了。

我们正在宾馆门口绑扎行囊时,天突然下起了雨,我们有点焦躁,本来就找不到出城的路,天气不好更增加了难度。正发愁时,走过来一位先生。他穿着洁白的短袖衬衣,笔挺的西裤,说:“我可以送你们出城。”惊喜之余,不免纳闷:难道又是天降摩友?还真是。这位摩友是汉中栈道摩托车俱乐部051号会员,网名光头佬。在他摩托车前轮牌照旁安着一块俱乐部的标牌,上有一行字:求自由行四方知风物探幽深  会人文踏艰险悟精神。

知道陕西自古崇尚文化,人文积淀深厚。眼下仅从一个普通摩托车俱乐部所标榜的宗旨便可见一斑,让我深为折服。他们对摩托车的理解,对摩旅者应有的精神追求,不正是我们此行和一直以来所追求和实践着的吗?我没说出来的,他们说了,我总结不出来的他们总结了。还用多说吗,跟着走吧。

这位摩友没穿雨具,只戴着头盔,在微微的细雨中,骑着摩托在前为我们引导。穿过早高峰那熙攘的人群,在汉中复杂的街市中行进,最后把我们带到去安康方向的路口。简单的挥手告别,我们自驱车前行。谢谢你,汉中的摩友。摩托在崎岖的山路上行进,一路山清水秀,景色宜人,很有点我们浙江老家的感觉。更难得的是那一江澄碧的汉水,依然保持着基本的原始风貌。

路面很好,跑起来很舒服,只是有些路段乡镇密集,需要特别注意安全。

说起安康,不得不提一位叫行者老汉的摩友,开始我并不知道他在安康工作,只知道他在我们此次摩旅开始不久便关注我们,并加了我为QQ好友。6月24日,我们刚到丽江时,他在QQ里给我留言:很佩服你们的勇气。8月15日,当他从网上了解到我们从九寨沟出来,准备下一站去武当山时,又在我QQ上留言:到安康吗?明天路过安康时给我打电话,并留下了电话号码。这时我才知道这位行者老汉是安康的。

从汉中到武当山,安康是必经之路。但根据我们的路程设计,安康只是路过之地,夜宿旬阳才比较合理。不过转而一想,这位行者老汉如此有心,路过安康时大家见个面,聊一聊,合个影,也不失为此次摩旅中的一件快事。于是我拨通了他的电话,那头传来一口颇有磁性的男中音并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我们约好了在安康先见上一面。

在去往安康的途中多次收到这位老先生发来的信息,详告了一路经过的城镇和有哪些好玩的地方。遗憾的是我们一路狂奔,没来得及好好欣赏一下沿路的诸多美景。

觉得快到安康了,我心想是不是应该停下来给行者老汉打个电话,告诉他我们现在的位置。这时突然从马路对面冲过来一位彪形大汉,直奔我俩的摩托而来,嘴里还大声喊着:“羊哥!花妖!”他应该就是网络里早就熟悉的安康摩友——行者老汉了吧!细细打量,哪是什么老汉,最多是一个刚过不惑之年的中年汉子,老练而刚毅的脸上似乎还透着一股童稚。

行者老汉说,为了和我们见上一面,他已在路边等了起码有两个小时了,让我感觉很过意不去。停车随他进入设在路边的一家公安警务查巡站,他的同事切开一个他早已准备好的大西瓜,我也没客气,连吃了好几块。反正我的口头表达能力和普通话水平都远远不如羊哥,聊天和接电话的事一般都交给他。我边吃西瓜边有一搭无一搭地说上几句。行者真心表达了对我们此行的敬佩,弄得我很不好意思。对行者的真诚和热情我有点手足无措,不就是一个女人骑着一辆踏板,在西藏、新疆转了那么一圈吗。不过听到行者对我们的赞美,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吃完西瓜,行者安排我们先去检查一下摩托,随后又带我们来到市内汉江边的一家农家乐请我们吃饭。这下把我们的原计划全打乱了,怎么办?看行者如此热情,边安排吃饭,边忙着给安康的摩迷朋友打电话叫过来聚会,我知道我们是走不成了,恭敬不如从命,留下来,该吃吃该喝喝,能结识遥远安康的一帮摩友是缘分也是福气,也算为此次摩旅增加一段美好的回忆。

趁着等摩友的时间,行者带我们来到江边参观。我印象里的安康只是陕南穷乡的一个小城,但今日一见才知安康高楼林立,规模和感觉绝不亚于东南沿海任何一座地级市,且有汉江横贯其中,两岸修葺有致。更有一座堪与黄鹤楼、滕王阁媲美的安澜楼矗立于江边小山之巅,显得古色古香。此时华灯初上,汉江两岸灯火辉煌,安康还真是一座美丽的城市。

6点过,行者所在的安康秦汉水摩旅俱乐部的一干重要成员——零蛋哥、茶香味久、烟花、西藏无限、熊猫都陆续到齐。我们一边喝着安康特有的米酒,一边品尝着安康特色的美味佳肴,在大侃各自摩旅经历的欢声笑语中感受着摩友间那浓浓的深情。这是一群热爱并懂得生活的人。他们幽默、诙谐、热情、真诚,更不乏犹如行者老汉般的豪爽。10点过,他们骑着摩托带领我俩欣赏了安康美丽的夜景,把我们送到宾馆,怕影响我们休息便匆匆作别。这一夜我睡得很好,很香。

安康—平利—竹溪—竹山—房县

早晨8点多,在宾馆吃完早餐我们就准备出发。行者来为我们送行,他开着一辆轿车来到宾馆,让我们跟着他的车,一直行至去往神农架方向的路口,我们才握手道别。

昨晚吃饭时,安康摩友建议我们从另一个方向去武当山,即绕道房县,经大九湖和神农架两个景区过去。虽然要多走百来公里的路程,但多看两个景区还是值得的。是啊,神农架野人的传说很吸引人,万一半路撞着个小野人什么的,岂不为中国科考事业立一大功?于是决定今天不走旬阳、十堰到武当,改奔平利、竹溪、竹山……行者还特意为我们画了地图。

房县—十堰—武当山镇

房县地处鄂、渝、陕三省交界的群山之中,但身处县城并不觉得山之高大,直到来到与十堰交界的柳树垭,过隧道回头一望,群山巍峨,壁立千仞,随后一路盘旋而下,才知道,房县实际是处在一个千米以上的高台上,怪不得昨夜气候凉爽宜人,不觉暑热。

房县被称为诗祖故里。因为《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居我国“四书五经”之首,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经典,而其主要编纂者尹吉甫是房县人,房县因此得名。

房县到十堰的路不错,不过路况虽好,但感觉十堰是个重工业城市,空气污浊,车辆拥挤。一路上路边多处有大工程施工,好多路段被洒得满是黄泥浆,骑摩托有点提心吊胆。

早早地到了武当镇,先找到景区入口,了解了买票及相关的情况后,在离景区门口很近的一家小旅馆住下。有空调、卫生间,70元,还不错。

好了,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明天登武当。

游武当山

计划一天把武当山游完,所以当景区7点开门迎客时,我们已来到大门口。门票140元,60岁以上半价,另外景区车票100元,上金顶索道90元,两个重要景点——金顶和紫宵宫还要另外购票,各是20元、15元。这样算下来来比九寨沟还贵,真有点不舒服的感觉。不过花了那么多钱到了金顶,不可能因为20元钱而不去看武当山的镇山之宝——金顶金殿。至于下山路过的紫霄宫就舍弃了。

其实武当山的自然景观给人感觉很一般,尤其在我们眼里。只是因为道教的渊源,因为被皇上钦定的至高无上的地位,因为大量与玄虚相关的建筑与传说,才吸引那么多人前来看个明白,一探究竟。遗憾的是大多数人对道教跟我一样不是那么了解和感兴趣,就是感兴趣也很少有人对道教有深刻理解。所以在武当山似乎感觉不到“道可道非常道”或“无为而治”之类的道教学术氛围,而更多的只是刀啊、剑啊之类的东西。总之武当山的游客比我想象中的要少,只及九寨沟的几十分之一吧。

金顶海拔1612米,看完金顶后徒步下山到南岩景区,一路全是那种笔直、陡峭的台阶,我们走得很崩溃。下山尚且如此,那么多往上爬的人,其痛苦是可想而知的了。

(编辑:xuyongjie)

0
广告
相关文章
花花的摩旅日记(十二) 2017-12-11
花花的摩旅日记——奔向云南、西藏、新疆(十二) 2017-12-10
花花的摩旅日记——奔向云南、西藏、新疆(十一) 2017-08-25
花花的摩旅日记(十) 2017-08-25
花花的摩旅日记(十一) 2017-08-25
花花的摩旅日记——奔向云南、西藏、新疆(十) 2017-08-20
花花的摩旅日记——奔向云南、西藏、新疆(九) 2017-07-27
花花的摩旅日记(九) 2017-07-27
花花的摩旅日记——奔向云南、西藏、新疆(八) 2017-06-30
花花的摩旅日记(八) 2017-06-30
花花的摩旅日记——奔向云南、西藏、新疆(七) 2017-05-02
花花的摩旅日记(七) 2017-05-02
发表我的评论
 
余5000字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热门资讯
    广告
    广告
     
    关于我们 | 合作介绍 | 免责声明 | 诚聘英才
    © 2013摩信网 版权所有 重庆朝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渝ICP备11005763号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