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摩信网 > 摩旅 > 阅读文章
花花的摩旅日记——奔向云南、西藏、新疆(十二)
2017-12-10 00:25:17   来源:摩信网   类型:原创   作者:花花   阅读(7799次)
 

张掖—山丹—武威—天祝

出张掖我就直奔高速,羊哥则走的312国道,直到过了山丹,羊哥才上了高速与我会合。本以为高速路路况好,会很好走,结果这段高速路大车特别多,路途中又下起了大雨,很危险。我们走得那叫一个胆战心惊、小心翼翼,好在都平安地过来了。

从张掖出来,放眼看去,路边上古长城的遗迹断断续续,全是黄土筑就,高有三四米,宽有二三米,每隔1公里左右还筑有一座烽火台,还有一些营盘的遗址。看着这些原汁原味的古长城在荒野中任由风雨侵蚀,心中不禁有点凄然,再过几百年,这些遗迹也许就会荡然无存,不过或许这才是真实的历史。

焉支山、永昌、古浪,这些地名对我来说是多么陌生,直到来到天祝,才发现这里竟是一个藏族自治县,藏族人口占到60%。细想一下,这里离青海很近,有那么多藏族人就不奇怪了。但这个县城除了广场上一座有藏族风格的政府建筑之外,其它都让人感觉不到是藏区。

天祝—永登—兰州—临洮

出天祝我们走的是312国道,尽管一路尽在山间峡谷中行进,但路况还是很不错的。过兰州后,我们改走212国道奔临洮,但走着走着不知何时走到了103省道上,路也变得狭窄且坑洼不平。

从天祝到兰州这一路,周边依然是风化严重的荒山秃岭,但河谷地区的农业却相当发达,树木和庄稼一片葱绿。这一带好像还是颇具规模的蔬菜基地,人们正将地里收割的白菜装车,不知他们运往哪里。

到兰州,终于见到那汹涌澎湃的黄河了,遗憾的是进入市区太闹腾了,于是就未能与著名的黄河母亲雕塑合影。羊哥说两年前经过兰州时没有那么多高楼大厦,没想到两年后变化那么大,这西部经济发展的步伐还真有点惊人。

刚过兰州闹市,忽见路边停着一辆精致的手拉轿车,我觉得有点眼熟,停车细看,车主果然是以拉车徒步30年、足迹遍布全中国而闻名于世的“天下第一疯”谢建光!他是我们的浙江老乡,我们自然要停下来寒暄一番。在场的还有几个兰州的摩友,是他们先发现并拦住谢建光的。另外还有一位来自上海的、单骑进藏的摩友小杨,也刚好经过这里。摩友相见,好不热闹,有趣的是我们还在手拉轿车上发现了潭弓长夫妇,以及一起进藏的心悟在车上的留言。心悟是7月13号走青藏线回程时在格尔木碰到“第一疯”的,事隔近一个月,又让我们在兰州碰到了,看来地球真是太小了。最后我们合影留念,郑重道别,各自继续自己的行程。

夜宿临洮。本以为临洮应该是建在洮河边上的一座城市,但一路上也没看见一条像样的河,让人不解。

临洮—漳县—渭源—岷县—宕昌—陇南(武都)

出临洮,东拐西拐竟又拐回到212国道,路况比昨天走的103省道好多了,大喜。只是这212是甘肃南部通往四川、陕西的重要通道,眼下兰渝铁路和高速都在建造之中,所以大车、小车全挤在这条路上,尽管路够宽,但路况之险还是让人捏一把汗。

这一带直到进入分水岭前,依然农业发达,村庄稠密,车马繁忙。时下这一地区正逢麦熟,收割好的麦子在地里一列列有序地堆放着,还真是一道漂亮的风景。只是有些农民喜欢把割下的麦子铺在公路上,特意让过往的车辆碾压,以期达到免费打场的效果。这可害苦了我,开始我想从路边上躲着走,差点连人带车滑倒。后来干脆从中间过,虽觉车轮底下软乎乎的,却也还安全。

来到渭源境内,海拔逐渐升高,路边的农田和村庄逐渐变得稀少,继而出现了高山草场,出现了成片的云杉,让我觉得仿佛回到了西藏和新疆的某个地方。接着路边又出现了成群的牦牛,我以为看错了,特意骑车拐进路边的小路来到牛群边。还真是地道的牦牛,个头还都挺大。别说,这里的双石门山高大凶险,还真有点青藏高原的感觉。在此建议广大摩友,如果确实没有机会去西藏、新疆,不妨就到这里来转一圈,多少还能领略一点西藏和新疆的味道。来到垭口才知道这座大山是分水岭:岭北属渭源,是流向黄河的渭河的源头;岭南属岷县,是流向长江的岷江的发源地,还真是个大有来头的分水岭。

陇南坐落在甘肃南部的大山之中,是甘南重镇。奇怪的是一路过来我却没看到有路标指向陇南,后来才弄清,原来陇南是这个地区的称谓,而它的首府是在武都。武都眼下正修铁路、修高速,城市扩容,老城改造,使得整个城市就像一个大工地,到处尘土飞扬、机器轰鸣。

这座城四周的大山巍峨陡峭,又非常贫瘠,几乎寸草不生,历来是地质灾害频发地区,唯一能养人的河谷十分狭窄,真不知这样的地方如何能繁衍出如此众多的人口。城市周边那些看似很难爬上去的高坡,都建满了房屋住着人。一路上看到的农村也是,有点地方都种上了庄稼,没有一寸撂荒的。男女老少都很安分地守着那一亩三分地,勤恳地耕作着,不像我们浙江一带,好多农村,尤其是山区,都空了,有也只是几个老人在那里留守。

陇南—文县—九寨沟县城—九寨沟口

2008年的5.12大地震,陇南一带是重灾区之一,损失惨重,尤其是文县,因其地貌原因,遭遇地震时,很多村庄都被整体掩埋。地震后进行了重建,现在沿路见到很多新建的房子,规格一致、整齐划一,颜色大多很鲜艳。

从陇南到文县要经过一个叫高楼的大山。上山那段盘山公路我看与72道拐有得一比。山如其名,层层叠叠,以为到顶了,结果前面又是一道高岗,直到垭口,两边的山峰依然隐没在云雾之中不见山顶。垭口建有休息和观览的亭子,来往的车辆差不多都要停下观览、拍照或休息一番。山上垭口凉风习习,待来到山下马上觉得闷热无比。路边见到了久违的水稻田,还有体态婀娜的凤尾竹,倍感亲切。

5点来到九寨沟口。以为如此著名的景区,其入口必定会有宏伟的、标志性的建筑,如张家界的塔楼,黄山、九华山的门楼牌坊,所以我和羊哥骑着摩托长驱直入,一直往前,以期看到写着九寨沟几个大字的高大门楼或什么的。从离沟口七八公里开始便见到路边出现一些宾馆或游客,也有农家旅舍在路边招宿的。渐渐的建筑渐密,车辆拥挤,人流如涌,直到来到一个有红绿灯的路口,车流与人流达到了高峰。旅游大巴、小巴、私家车、出租车一辆挨着一辆在缓慢移动。打着各色小旗和标志的导游和游客,把路边搭的游客专用安全通道挤得水泄不通。我俩凭着摩托的灵巧和高超的驾驶技艺,用了半个小时总算通过了这段将近2公里的繁华地段。继续前进,又跑了将近5公里,发现车辆与游人渐稀,也没见到我们要找的、想象中的景区大门。羊哥觉得不对,停车一问,果然是跑过头了,于是回头跑了七八公里挤回到人流与车流都最稠密的地方,才找到路边一个很不起眼的路口,那就是景区入口!也难怪,一路上高级宾馆、酒店的入口,哪一个不是搞得富丽堂皇,怎会想到九寨沟的入口如此不醒目。也怪我们太自信,太经验主义了。不过晚来也好,正好碰上预售第二天的门票,这样可以为明天正式游览节约近一个小时。

景区门票220元,景区车票90元,60岁以上老人门票半价优惠,车票不优惠。这里景区管理看来比较严格、规范,没有黄牛。

买完门票接着找住宿。像样点的标间要420,青旅较低也得320,还一房难求。旺季加周末,难怪价高。路边招宿的房间也不便宜,但床位有较大的讨价余地。最后我们就是在离景区大门约5公里一个叫彰扎的游客集散地,找到一家50元一个床位的藏家家庭客栈,很大的一个房间摆3张床,还不错。

这是个很热闹的藏寨,早已彻底商业化。寨里有不少家庭旅馆,还有四五家规模大些的旅馆专门接待旅游团前来体验所谓的藏家风情。很大的院子挂满经幡,还弄有转经筒、玛尼堆、白塔一类的。旅游团来了献哈达,吃烤全羊,喝青稞酒、酥油茶,围着火堆跳锅庄。所谓的体验藏家风情很格式化,但游客个个还是很投入,好多都开心得一塌糊涂。接送游客的大巴把寨子里的路几乎都挤死了,但他们却都能很巧妙地进进出出,车技绝对是高。

这里海拔2000米左右,白天有点热,但晚上睡觉还很凉爽。只是藏家洗漱和用电都不太方便,所以电脑也没开便睡了,晚安!

九寨沟—文县

今天游览九寨沟。300多元的门票啊,怎么也得在里面多呆一会儿,所以早早起来,不到8点便来到景区大门入口处。谁知景区门口早已是人山人海,红旗招展,更有一队队游客如潮水般继续涌来。景区工作人员早已见惯这种阵势,从卖票、检票入场到车辆接送,都安排得井井有条,颇有效率。不到半个小时,我们便已坐上专用大巴向14公里以外的箭竹海驶去。每辆车配有专职讲解员,对一路景色进行讲解,并告知游客注意事项。

来到箭竹海,这里海拔有2600多米,气温较低。平静的湖面上飘着一层薄薄的晨雾,如梦如幻。远山如黛,湖水如镜,那种美丽第一眼就震慑了我的灵魂。遗憾的是等我们下车赶到理想的拍摄地点时,雾已几近消失,虽有留存,但跟我第一眼看到时的感觉已相去甚远,不过还是很美丽的。

看完箭竹海步行至熊猫海。熊猫海主要以她的湖底呈现黑白相间的条纹和色块,与熊猫身上的基本色一致而得名,另外这个得名也与在九寨沟的箭竹灭绝前,有熊猫栖息并常来此喝水有关。

九寨沟什么都漂亮,而最漂亮的当然是她的水。这里的水独一无二,如梦如幻,既清澈空灵,又色彩浓重。都说九寨回来不看水,确实如此。九寨的水美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九寨沟的美用任何语言来描述都显得苍白。所以我闲话少说,拍了不少照片,还是多看照片比较直观,当然最好还是亲自来领略一番,保证不虚此行。至于游览过程和程序也不复杂,多带点吃的、喝的,有力气多跑几个景点,多拍几张照片。

如有条件,静静地坐在湖边发呆,在瀑布底下玩耍,对着深山峡谷吼上一曲,那是怎样的惬意!可惜我们来不逢时,人太多,拍个照片都要排队,哪有机会让你去静、去耍、去吼,恨不能多生几双眼睛多看几眼,多长几条腿多跑几个景点。但不管怎样,九寨沟给我留下的感觉是最好、最美的。这一圈下来我们虽说没有阅尽天下美景,至少也算是个见过世面的人了,我觉得这里最好,就说明九寨沟之美及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了。

6点,恋恋不舍地走出景区大门,取了车来到出口收费处。一个收费员站在路中间,跟我要十元钱,我掏兜找钱,就这么一会儿,后边就好多车被堵着了,收钱的一看,说,不要钱了,快走!哈哈,我可不是有意磨蹭省这十块钱啊。

8点多赶到文县。好热的天,我们找带空调的房间找了半天,最便宜的也要110。价高,房间和服务还不好,房间又脏又臭。更可恨的是,早晨刚过7点就把空调电源给切了,楼下停车还收10块钱。一天的好心情差点被搅了。

(编辑:Asan)
0
广告
相关文章
花花的摩旅日记——奔向云南、西藏、新疆(十一) 2017-08-25
花花的摩旅日记(十) 2017-08-25
花花的摩旅日记(十一) 2017-08-25
花花的摩旅日记——奔向云南、西藏、新疆(十) 2017-08-20
花花的摩旅日记——奔向云南、西藏、新疆(九) 2017-07-27
花花的摩旅日记(九) 2017-07-27
花花的摩旅日记——奔向云南、西藏、新疆(八) 2017-06-30
花花的摩旅日记(八) 2017-06-30
花花的摩旅日记 2017-05-02
花花的摩旅日记——奔向云南、西藏、新疆(七) 2017-05-02
花花的摩旅日记(七) 2017-05-02
花花的摩旅日记——奔向云南、西藏、新疆(六) 2017-04-02
花花的摩旅日记——奔向云南、西藏、新疆(五) 2017-01-17
花花的摩旅日记——奔向云南、西藏、新疆(四) 2016-12-29
花花的摩旅日记——奔向云南、西藏、新疆(三) 2016-10-24
花花的摩旅日记——奔向云南、西藏、新疆(二) 2016-09-24
花花的摩旅日记——奔向云南、西藏、新疆(一) 2016-08-18
发表我的评论
 
余5000字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热门资讯
    广告
    广告
     
    关于我们 | 合作介绍 | 免责声明 | 诚聘英才
    © 2013摩信网 版权所有 重庆朝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渝ICP备11005763号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