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摩信网 > 三轮车资讯 > 阅读文章
坐标重庆主城,客运三轮车难渡“拜拜”劫
2022-04-15 09:29:19   来源:摩信网   类型:原创   作者:罗洁   阅读(6423次)
 

在禁止载客和限行两把利剑管控下,曾经在重庆主城抢尽风头的客运三轮摩托车面临“命运大转折”。出行时间与功能的限制,使客运三轮陷入“行路难”的境地。经整治,中心城区及主干道几乎见不到客运三轮的身影,但是,在中心城区之外的周边道路上,仍然有少量客运三轮车,包括不受限行的残疾人专用车,继续干着揽客的营生。

客运三轮车高光过去时

山城重庆,8D魔都,相比平原城市,公共交通体系有些先天不足。2005年以来,重庆主城先后开通数条轨道交通,公共交通得到极大改善,轨道+公交成为市民出行的主要公共交通工具。但是,由于地面公交覆盖不够完善,部分轨道站点与地面公交接驳距离较远,加上很多支路及次支路公交车缺位,最后一公里成为市民出行的痛点。对此,平原城市共享单车轻松搞定,而重庆整座城依山而建,路况复杂,坡度大,短途且偏僻的地方出租车又不愿去。在特定的时期,残疾人三轮车作为“编外”交通工具,承揽了短途载客的业务,并且做得风生水起。        

重庆客运三轮车,最早是残疾人专用三轮车用于代步,后来为了解决残疾人的生计,默许从事营运搭载乘客。客运三轮车在重庆有一个特别的称呼:“掰掰车”。一是因为重庆话里“掰掰”是瘸子的意思,二是该车在路上行驶中颠簸起伏如瘸子行走的状态。其他也有叫“救火队”、“法拉利”的,但都没有“掰掰车”深入人心。

在此,有必要特别强调:在重庆,“掰掰车”是约定俗成的爱称,无歧视残疾人之意。

重庆的客运三轮车基本上都是红色车身,有很高的辨识度。“掰掰”有如早期出租车的“奥拓”“拓儿车”,成为叫车的统一口令,手一挥,再吼一声“掰掰儿走不走”,一辆客运三轮车便会立即迎上来。众所周知,重庆是一个火炉城市,夏天气温高,有的客运三轮车带空调,市民则称为“豪掰”,起步价会高一些。

多年以来,重庆客运三轮车是市民短途出行的神器。可以说,客运三轮车在重庆满足了一个细分市场:为公共交通覆盖盲点提供了便利的交通服务,解决市民最后一公里的交通难题。走出轨道交通或公交站,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路程,又轻易打不到出租时,客运三轮车便是美好的遇见。招之即来,随叫随走,服务到“家”。此外,重庆客运三轮车对路况有很大适应性,8D魔都的大街小巷,荒山野岭没有它不能去的。在重庆客运三轮车的世界里,包容性很强。有的车内里放有小凳子可以加座,人多人少,不分老少不同身份都能一车装。别看那些衣着光鲜的帅哥美女,甚至老板,其实也有坐“掰掰车”的时候。

重庆主城的客运三轮车起步价不低于出租车,热门的旅游景点起步价甚至翻倍。在高光时期,一辆客运三轮车一天能带来三四百的收益,好的时候五六百。残疾人三轮车挣钱快,门槛低,一度让人眼红不已,以致一些健全人想方设法搞到营运资格,买来残疾人三轮车跑业务。

客运三轮车的火爆生意,也带动了三轮车企业的发展,生产的客运三轮车不再限于残疾人专用,也有适合健全人驾驶的车型。所以,后来的客运三轮车包含了残疾人专用车和普通三轮摩托车,只是沿用了大家长期的习惯叫法,一直统称“掰掰车”。

可以豪不夸张地说,名叫“掰掰车”的客运三轮车是重庆这座城留给一代人挥之不去的独特记忆。在重庆主城,正是这些不起眼的客运三轮车,将城市空间、时间和人群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优化组合,为市井生活带来诸多便捷。

不过,随着时代的变迁,公共交通工具日益多样化,出租车日渐兴盛、网约车愈发开放,再加之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轿车几乎成了家庭的标配,重庆主城的客运三轮车经历了近20年辉煌之后,开始进入退潮期。

城市整治三轮车

重庆客运三轮车若论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民生问题。它曾经为弱势群体带来收入,解决了生计;弥补了城市公共交通网点空缺,使市井生活更加便捷。

若论过,有人认为重庆驾驶客运三轮车的要么残疾,要么年龄偏大,开车不讲规矩,加之针对三轮车的交通管理法规欠缺,客运三轮车超速超载、随意调头、占道骑线习之为常,由此引发的交通事故时有发生。有人这样评价:重庆“掰掰车”太牛逼了,没有不敢闯的红灯,没有不敢停的路段。也有人说:重庆开“掰掰车”的大爷那真不是你大爷。言下之意,惹不起。总之客运三轮车留下太多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不良印象,让人由爱生恨,整治客运三轮车的呼声越来越高。

对于客运三轮车该不该存在,社会上呼声不一,有需求的表示“存在即合理”,不喜欢的则表示“坚决支持取缔”。

重庆要转变成国际化大都市,必须做出一些改变和取舍。为了维护正常的交通秩序,为了城市形象,作为摩托车之都的重庆,这座曾经对三轮摩托车非常包容的城市,如今,也不得不对包括客运三轮车在内的机动三轮车出重拳。

时光流转到2019年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重庆市市政设施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重庆市渝中区率先打响三轮车限行第一枪。紧接着,重庆主城各区先后作出反应,出台三轮车限行规定。

2021年6月,是重庆主城整治三轮车的一个重要时间节点,主城九区全域城区道路除24:00-7:00外,限制使用动力装置驱动或牵引的三轮车辆通行。限行时段内,两类特殊三轮车标识、证照齐全可通行。其中,依照市残联统一核发的残疾人车辆专用标识和驾驶人残疾证的残疾人专用三轮车允许通行;依照邮政管理部门统一核发的快递专用标识,具备车辆牌证、车辆保险的快递业三轮车允许通行。

至此,除特许外,重庆主城所有机动三轮车生产厂家、经销商、用户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成交量是市场的晴雨表。受三轮车限行影响的重庆老顶坡三轮车市场,曾经堪称重庆乃至西南最大的重庆老顶坡三轮车市场,2021年下半年,销售断崖式下滑。虎年开春,往年的节后小旺季没有了,市场愈加清淡。一些商家不得不关门退市;其他仍在坚守的商家,也是门庭冷落,少有买家问津。经销商直呼这生意做得太煎熬了。在限行管治收紧的大趋势下,主城用户新买三轮车的可能几乎为零,商家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主城以外的区县。

客运三轮车“偷生”进行时

重庆主城全域三轮车限行规定执行以来,中心区域及主干道净化程度很高,除了快递专用三轮车及少量的客运三轮车,大白天很难见到货运三开在城区道上行驶。整治效果可见一斑。客运三轮车中,有三种情形,第一种残疾人三轮车,贴有本区统一的标识和专属的编码,如渝中区0188。第二种是在交管部门办理了机动三轮车牌照。第三种,无牌照。可见整治违规载客加限行,还是没能刹住客运三轮车拉客之风。残疾人三轮车揽客,不分白天晚上,可以全天候营运。而普通客运三轮车就得小心谨慎,有所顾忌,白天只在一些僻静的支路寻找乘客。或者,白天停放在边边角角,晚上“锦衣夜行”。

经观察,一些老旧社区、支路和次支路,或远离中心城区的轨道交通站,即使是大白天,也总有数辆客运三轮车做业务,有牌照无牌照的都有。有的地方还有固定待客区,几辆车排成一条线,依次等候,不插队,也不互相挤兑,默默之中透着一股重庆“摩生人”的市井江湖味儿。

用不了多长时间,便有乘客跳上车,车夫关车门,“突突突”走起,整个过程,动作连贯娴熟,也没见问价,乘客与车夫配合相当默契,看来都是“常客”。遇到下班时间,客运三轮车的生意特别好,来一辆走一辆。

交通部门三令五申不允许三轮车载客,但是总有人“不听话”,触碰红线。据车主说,交警会不定期执法,抓到就要遭处罚100元或收车。因此三轮车大白天揽客,车主的内心也是装着一百个胆怯,唯恐被抓了现行。无论是罚款还是收车,对他们来说,都是割肉之痛。

一位三轮车女司机,残疾人,支路及周边是她的业务范围。在等待乘客的过程中,不时把眼睛投向车外,观察有没有交警,时刻准备“逃之夭夭”。

晚上就不同了。夜幕为违规营运蒙上了一层保护色,客运三轮车揽客从容多了,中心区域也敢去。通常晚上8点左右,就会有客运三轮车停在商业街路口等候乘客。那些短途的、出租车不乐意跑的路线,正是客运三轮车的香饽饽。

按相关规定,篷车类,即客运三轮车可以载人,但是只能用作家用出行,不得从事经营性活动;货运三轮车不能载人;休闲三轮车处在模糊地带,现在是默认可以载人。所以,即便是残疾人三轮不受限行约束,但拉客遇到检查也是要受到处罚。难怪乘坐三轮时,车主有时候会提醒乘客:“遇到交警检查,就说是一家的哈。”

客运三轮车“拜拜”未来时

2019年底开始启动的三轮车限行,抽掉了客运三轮车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加快了这种民间交通工具退市的节奏。其实,在三轮车限行规定出台之前,重庆主城客运三轮车就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主要原因如下:

原因之一,三轮车,包括残疾人三轮车载客长期被定性为违规营运,政府的综合管理不断升级,客运三轮车载客的风险越来越大,促使大批载客三轮车从主城向边缘区域及乡镇转移。

原因之二,公共交通升级,出行更便捷。据统计,重庆主城的轨道交通已陆续开通10条,轨道交通与地面公交接驳更加人性化,公交系统通过抽密、填疏、补空手段优化公交线路,并通过开发次支路穿梭巴士、小巷公交等,主城中心城区公交站点基本实现500米覆盖。如此,主城中心城区最后一公里出行难问题得到根本改善,客运三轮车渐渐失宠。

以渝中区为例,重庆朝天门、菜园坝、洪崖洞,曾经是客运三轮车揽客的福地,现在已经很难见到。好不容易在朝天门批发市场捕捉到一辆客运三轮车,观察好一阵,没有乘客。上前与师傅聊天,师傅说他的车是残疾人专用车,哪里都可以去,以前长期在朝天门一带拉客人,起步价10元,一天能挣几大百。问其现在,师傅来了情绪:“早上九点就开始等起,三个多小时,总共拉了两个客人,一单10元,一单20元。如果被抓,还要倒贴交罚金。”

看来,在城市中心区域,客运三轮车真的是好运不再来。这也不难理解,从市场经济角度来看,客运三轮车的秩序是由市民的需求决定的,有需求才会有供给。当公共交通无法满足部分市民的短途出行需求时,客运三轮车作为替补,扮演了代步工具的角色。正是市民的需求,客运三轮车才有了存在感。当市民有了更方便更安全的交通工具,客运三轮车自然沦为鸡肋,即使不用行政手段,它都会自动消失或转移阵地,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客运三轮车何去何从

客运三轮车的产品定位就是短途代步,重庆大量客运三轮车都是用于营运,真正自用的不多。对于三轮车限行,以及客运三轮车违规载客的整治,大城市就不必说了,现在连很多县城都在下重拳,甚至出台某些地段24小时禁止三轮车通行、全面取缔客运三轮车的规定。限行、取缔双刃剑下的客运三轮车,命运多舛、前途迷茫!

城市的交通秩序管理手段有“疏”有“堵”。“堵”简单粗暴,在紧急情况下“堵”可以快速控制事态的发展;而“疏”才是长久之计。政府在禁载限行客运三轮车的同时,为老百姓提供更好的替代品,那就是“疏”,以“疏”代禁,效果更佳。有经济实惠、安全可靠的选择,谁还愿意为高价的三轮车买单!比如,政府逐步新增公共车辆及公交路线,满足底层群众的出行需求;投放更多的社区小巴士、小巷公交替代三轮车,让市民无“最后一公里”后顾之忧。如此,客运三轮车无单可接,自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至于三轮车载客违规,客运三轮车包含残疾人三轮车,它的功能就是装人。如果就安全而言,客运三轮车载家人载乘客,不都是活鲜鲜的生命?再就违规与否而言,客运三轮车上载的是家人还是乘客,交警判定的标准是什么?因噎废食,从来就不是良策。相比公共交通,客运三轮车的安全性和舒适性大打折扣,可还是有市民乐于接受它的颠簸,接受它的价位,难道不值得思考它的个中缘由?

其实,客运三轮车作为低速微型代步工具,完全没有必要一刀切,交管部门可以通过加强驾驶人员资格培训、考试、发证管理,在正常上牌并考取驾照的前提下,给客运三轮车松绑,不说和残疾人三轮车平起平坐,至少可以适当放宽行驶的范围和时间,在交通不便的路段,让老百姓名正言顺、体面地驾驶或搭乘客运三轮车。

客运三轮车载客行为存在多年,近几年的“取缔”之风愈吹愈烈,但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单就城市客运三轮车载客而言,要想彻底“取缔”,可以从客运三轮车结构上作文章,生产厂家设计开发单座载人三轮车,包括残疾人专用三轮车,代步载物两相宜。如此,既从源头解决了客运三轮车非法载客的痼疾,又满足了部分市民短距离出行的合理需求,岂不是一箭双雕!

时代总是向前,新的事物取代旧的事物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客运三轮车在重庆主城的兴盛和退隐,代表着重庆主城不同时期城市公共交通的发展水平。近几年,重庆主城的公共交通的确发生了惊人变化,市民出行更加方便、快捷。由于重庆主城组团式地域形态特色,大多中心城区的周边还存在一定体量的“城中村”。从城市交通发展趋势来看,中心区域最后一公里出行问题已基本解决,而边缘地带的城市化建设、道路的拓宽及小巴士的投入,不是短期内就能立竿见影。因此,普通客运三轮车退出重庆主城中心区域已成定局,但完全退出主城尚需时日。

民生无小事,枝叶总关情。作为曾经为重庆“卡卡角角”交通立下汗马功劳的客运三轮车,与之结缘数十年的重庆人,更希望它能继续为不方便的区域或路段提供“方便”。至于客运三轮该不该合理地存在,希望能由市民的需求来投票。

(编辑:xuyongjie)

0
广告
相关文章
“禁限令”蔓延,三轮摩托“行路难” 2022-04-15
5月1日起上牌有“3大变化”,涉及三轮车、低速车! 2022-04-12
大运三轮乐虎:全新升级,为你定制 2022-04-06
第五季“宗申三轮骑回家 尚韵电车等你拿”活动已开启 2022-04-06
宗申助力抗疫 小三轮爆发大能量 2022-04-02
隆鑫三轮鑫越180:大有不同,大“度”能装 2022-04-02
第五季“宗申三轮骑回家 尚韵电车等你拿”活动盛大开启 2022-04-01
三轮摩托车水冷发动机防冻液使用常识 2022-03-30
发表我的评论
 
余5000字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热门文章
    广告
    广告
     
    关于我们 | 合作介绍 | 免责声明 | 诚聘英才
    © 2013摩信网 版权所有 重庆朝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渝ICP备11005763号-1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