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摩信网 > 人物 > 阅读文章
海盐牛人“钱江龙神州行”3.5万公里凯旋
2014-10-04 09:23:13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类型:转载   作者:佚名   阅读(9962次)
 

神州最北端黑龙江省漠河市北极村

318国道

黑龙江呼玛

西双版纳

金碧辉煌的满洲里夜景

马黎明,男,49岁,白羊座,海盐人。最近,他成功完成了“摩托车神州行”计划,大致沿着中国陆地边境线绕了一圈,全程共计3.5万公里,耗时3个月。据了解,这在我国尚属首例。

黎明之备战篇

马黎明虽然生在南方,可这个七尺男儿有着北方汉子的热情豪爽。马黎明说,他这辈子最大的爱好有三样——养马、骑行、玩电脑。因为爱玩电脑,他开了家数码商店谋生;因为爱马,他从新疆买回一匹小马驹,一养就是10年;因为爱骑行,去年,他历时一个多月穿越川藏线到达西藏。“那段时间,我在家担心得天天哭,他在旅行中好几次差点丢了性命。”马黎明的妻子陈六英回忆说。

西藏归来,筋疲力尽的马黎明“老实”了两个月,待元气恢复后,他那不安分的小宇宙里又悄悄地萌生了一个让他妻子哭笑不得的念头——神州行。“我们国家疆域辽阔,但还没有人能不间断地骑摩托车绕一圈。”马黎明说,“我想填补这个空白。”

神州行?妻子一听,后背直冒冷汗,赶紧向在外地工作的女儿求助,谁知女儿听罢竟举双手赞成父亲的决定,理由是“爸爸是个有梦想的人,不让他追梦,他会不高兴”。于是,两票胜一票,马黎明又顺利得到了家人的支持。随后,各种装备用品就陆续地准备起来。为了让妻子安心,马黎明还特地添置了一套无线远程监控设备,“这样她就能知道我走到哪儿,也能看到路况和我身边的风景。”马黎明笑着说,他想用这样的方式带妻子“一起去”。

出行前,除了添置装备、办理边境通行证之外,马黎明还忙着研究出行路线。“我用的摩托车还是去年骑去西藏的那辆钱江,虽然质量不错,但1.1万公里跑下来车胎已经有些磨损,我估计这趟跑到后面车子肯定会出现很多故障,所以得把最难、最危险的路段放在前面跑,免得在无人区出问题。”马黎明说,为此,他决定从海盐出发后向南顺时针跑,“后来发现这样跑还有个好处是,海拔逐渐增高,我在骑行过程中慢慢适应,这次到西藏竟没出现高原反应。”

黎明之乐游篇

今年6月8日,一切准备就绪,马黎明在亲朋好友的目送下开启了这段激动人心的旅程。边拍照边骑行,马黎明尽量贴着陆地边境线走,每到一个省份,他都尽量把以前没去过的景区游览一遍。于是,无论是已开发的名胜古迹,还是未经开发的原生态美景,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这一趟跑下来,马黎明在心里给这些风景排了个名。

据马黎明介绍,最适合旅游的省份是云南,其次是四川,第三是广西;最美的海在三亚,其次是北海,再次是威海;最美的云雾景观在西藏的波密县巴卡村,第二则是在黑龙江呼玛县的三间房;最美的草原是呼伦贝尔草原;最美的夜景在满洲里;新疆最美的湖泊是喀纳斯湖,西藏最美的湖是班公湖;全国最美的地方是西藏阿里地区的多玛乡,但那里属于无人区……

马黎明一边翻着照片,一边努力寻找词汇来描述每一站风景,“真是穷尽一切美好的词也说不尽咱们国家的美。”马黎明笑着说,“但有很多未经开发的原生态美景可能至今都不为人知。”为了更好地与亲友们分享自己的收获,马黎明坚持用相机拍下所有值得一看的风景,配合所见所闻,每天发日志到QQ空间,3个月一共发了90多篇。

除了用镜头捕捉美丽风景,马黎明还给自己布置了两项任务:一是根据路边岩石的不同纹理来判断当地的地形地貌和演变过程,作为中国国家地理的会员,他将撰稿记下沿途的研究成果;二是了解各地的风土人情,尤其是与少数民族群众进行沟通交流,友好互动。

这一程让马黎明转变最大的便是对新疆的看法。“南疆重镇喀什是维族和回族的聚居区,那里非常祥和安宁。当时我的摩托车歪倒了,路过的行人都来帮我扶车,虽然语言不通,但我能感受到他们的热情友好。其间,还有几个维族青年主动邀请我给他们拍照,我想把照片传给他们,但可惜他们用的手机不是智能机,没法接收图片。”照片中,5个维族小伙子一字排开,眼睛里闪着淳朴的光。

黎明之冒险篇

3.5万公里的行程有的不单单是美景,更多的是冒险与挑战,以及一路上的舟车劳顿。“我每天都是天蒙蒙亮就出发,一般跑到半夜12点多停下,整理照片、写日志,睡3个小时左右又上路了。”马黎明说,“早饭吃饼干,午饭啃面包,晚饭找家餐馆吃碗面。”3个月下来,他瘦了26斤。

说到苦,马黎明不得不“吐槽”一下全中国最差的两条路。“第一差的是西藏去珠峰大本营的路,全长100公里,前20公里全是鹅卵石,一走上去就打滑,后80公里像是搓衣板,我车上装的所有电子设备的线路都被颠断了,包括导航架子。从那以后,我只能把手机放在胸前口袋里导航,走一段路就得停下来查一查。”马黎明说,“第二差的是内蒙古的X303县道,全长230公里,每公里大大小小的坑有20多个,原本3小时的路愣是走了7小时。”

让马黎明觉得最有纪念意义的是西藏拉萨到新疆叶城的219国道,这条全程1800多公里的路沿途要经过崇山峻岭和气候恶劣的地区,难度远远超过318川藏线。“这条路要经过阿里地区,风景很美,但那里是无人区,每隔五六百公里有一个加油站,在加油站里才能落脚休息,所以每天都要全力跑足五六百公里。”马黎明说,“我白天忙着拍照,浪费了很多时间,天黑后再忙着赶路,半夜一两点才能赶到落脚点。”每当天黑的时候,马黎明都会陷入莫名的恐慌,“因为这个辽阔的地域夜晚的时候像个封闭的环境,除了头顶的星星,其他是漆黑一片,路一侧靠山,另一侧是悬崖峭壁,山上经常发生泥石流。”

马黎明每晚都会尽量找家旅馆落脚,于是,他心里对比出了一家全国最差旅馆,“在内蒙古阿拉善盟的巴彦诺日公,10多元钱住一晚,只给一盆水用,卫生间特别脏。”他唯一一次露宿街头是在满洲里,那里全是俄罗斯风格的建筑,一到晚上金碧辉煌,有着全中国最美的夜景,但因为正值旅游旺季,旅馆的房间特别贵,他就没去住。马黎明说:“人在路上没必要享受。”这一圈绕下来,顾家的他只花了3万多元。

这次出行,马黎明非常小心,谨防受伤,穿过西藏,走过新疆,最艰苦的地方都过来了,可在山东境内他却受了最严重的伤。“走到莱州附近时,我被马蜂蜇了胳膊,然后上吐下泻,上半身迅速肿胀了起来,最后眼睛也看不见了。”马黎明说。他咬着牙坚持到了附近的医院,“医生一看也吓坏了,马上给我打了抗过敏的针,3个小时后才慢慢消了肿。”

黎明之爱妻篇

就在马黎明因蜂蜇病倒的时候,妻子因失去了他的GPS定位信息而惊慌失措,“打他电话也没人接。”陈六英说,在丈夫奔波在外的日子里,她每天都守在电脑旁,盯着由无线远程监控设备传回的录像,无声地陪伴在“他身边”。

“但他遇到什么困难,都不会第一时间告诉我,要等到事情过去了才说。”陈六英嗔怪道,“被马蜂蜇的那次就是,他等消肿了才回电话。”在失联的那段时间,陈六英虽不知丈夫的遭遇,但也感觉“浑身不自在”。说到这心意相通的默契时,夫妻俩相视一笑。

在陈六英念叨着丈夫的平安的时候,马黎明也在日夜牵挂着妻子。8月8日是陈六英的生日,每年马黎明都会用心地为妻子准备生日礼物,今年尽管奔波在外,他还是努力筹备着独特的惊喜。

8月7日,马黎明从苏尼特左旗出发后沿省道101前进,无意中看到了700多号界碑,他突发灵感,立即加速前进,赶在晚上8点到达了818号界碑,中途因超速行驶,差点与对面来的车子相撞,而这只为预演一场给妻子的生日惊喜。第二天,他一早起来,按照前一天晚上的演练方式加速前进,并成功赶在8点到达888号界碑处拍照留念,用GPS跟踪轨迹和GPS相机记录下这一刻。而马黎明的妻子像往常一样上午8点打开店门时,丈夫预订的一大束玫瑰花送到了她的手中,那一刻,她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心中有家,归心似箭。马黎明日夜兼程赶在中秋节当天回到海盐。9月8日,海盐的亲朋好友早早地守候在他的数码店门口迎接英雄凯旋。与亲友们热情相拥的那一刻,马黎明为这场为时3个月的神州行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地图上蓝色曲线为马黎明的骑行路线(全程3万多公里,耗时3个月):

海盐—杭州—萧山—慈溪—宁波—台州—温州—福鼎—宁德—福州—莆田—泉州—漳州—汕头—汕尾—惠州—广州—江门—阳江—茂名—湛江—海口—琼海—万宁—三亚(天涯海角版图最南边)—乐东—临高—湛江—北海—防城港—崇左—南宁—百色—文山—红河—昆明—玉溪—普洱—西双版纳—临沧—德宏—保山—大理—丽江—迪庆—林芝地区—拉萨—日喀则地区—阿里地区—叶城地区—喀什地区—图木州—阿克苏州—伊犁(版图最西面)—博尔塔拉—克拉玛依—阿勒泰地区(喀纳斯)—G216—乌鲁木齐—G30达坂地区—吐鲁番地区—G30哈密—敦煌—瓜州—玉门—嘉峪关—酒泉—张掖—武威—中卫—吴忠—银川—阿拉善盟—乌海—巴彦淖尔—包头—呼和浩特—乌兰察布—锡林郭勒盟—兴安盟—呼伦贝尔地区—大兴安岭地区—漠河(版图最北面)—黑河—伊春—鹤岗—抚远(国境线最东边)—鸡西—延边—白山—通化—丹东—大连—营口—盘锦—锦州—葫芦岛—秦皇岛—天津—沧州—东营—潍坊—莱州—龙口—蓬莱—烟台—威海—荣成(成山头天之尽头)—文登—乳山—海阳—青岛—胶南—日照—临沂—连云港—淮安—南通—上海—嘉兴—海盐

4
广告
相关文章
摩旅文化的中国特色 2014-09-05
骑行西藏必须注意事项 2014-07-07
像风一样自由——摩旅的意义 2014-07-04
摩旅指南:大美黔东南 此景只应天上有 2014-04-18
六旬夫妻骑摩托去西藏 2014-01-03
摩旅远行装备指南 2013-12-31
为什么热爱摩旅 2013-12-10
发表我的评论
 
余5000字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热门文章
    广告
    广告
     
    关于我们 | 合作介绍 | 免责声明 | 诚聘英才
    © 2013摩信网 版权所有 重庆朝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渝ICP备11005763号   渝公网安备50010302000319号